2017年04月30日  | 入会申请 | 游客注册
  • 登录
用户名:
密码: 忘记密码
确定 取消
您当前的位置:新闻中心 - 行业动态

CRISPR专利争夺战或尘埃落定:张锋团队取得决定性胜利

发布时间:2017-03-03

北京时间2月16日(美东时间2月15日),美国专利局审查与上诉委员会作出裁决,判定张锋(Feng Zhang)及哈佛大学与麻省理工学院Broad研究所申请的CRISPR基因编辑专利,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者Dougna和欧洲合作者Charpentier的CRISPR发现,并不存在冲突。这也就表明,两家的研究发现并不重复,因此张锋(Feng Zhang)与Broad研究所得以继续保留其2014年获批的CRISPR专利权;这场天价的专利争夺战,至少在当前已经结束,张锋取得了巨大胜利。

2012年,DNA编辑技术“CRISPR/Cas9”横空出世。从那时开始,CRISPR/Cas9被用于很多生物系统中进行基因组编辑,在各大顶级期刊上发表了大量文章,可算是赚足了眼球。随着CRISPR/Cas9基因编辑系统逐渐进化,并趋于成熟,从学术界的共享走向专利申请以及商业化的道路也逐渐清晰起来。然而科学家们还面临着很多问题,比如,CRISPR/Cas9的专利申请利。

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者Jennifer Doudna及瑞典于默奥大学的研究者Emmanuelle Charpentier首先联合提出了专利申请,2012年她们首次在Science杂志发表论文阐明了Cas9酶可以定向切割离体DNA的特殊位点,同时于当年5月25日提交了专利申请;此时来自MIT Broad研究所及哈佛大学的研究者张锋(Feng Zhang)在2013年所发表的一篇论文中阐述了CRISPR–Cas9技术在哺乳动物机体中的应用,同时他们也于2012年12月12日提交了专利的申请。

尽管伯克利的研究小组首先提交了专利申请,但随后张锋(Feng Zhang)团队提交了加快审核专利的计划,并于2014年4月最终获得了该专利;随后来自伯克利的研究者要求对Broad研究组的最早专利以及另外11项专利进行专利干涉,2016年1月11日美国专利商标局(USPTO)接受了伯克利研究小组的请求。一场围绕CRISPR-Cas9的专利大战也随之打响了,两个团队分别号称自己最先发明了这项技术,双方各执一词,整个生物界莫衷一是。

此前双方都已提交了大量文件,而他们争论的焦点不仅在于谁发明了CRISPR,还有谁首先解决了这项科技关键问题。这就是龃龉所在。伯克利认为2012年Doudna的研究发表后,任何人都能够将这一技术用于编辑真核细胞(一种人类和动物细胞)。这一技术的衍生发展显而易见,易如反掌;因此张锋(Feng Zhang)的专利缺乏法律依据。Broad研究所则认为,这绝无可能,将理论知识真正应用于编辑复杂器官是一次巨大的进步,张锋获得专利是实至名归。

由USPTO专利法官组成的小组会倾听来自双方的证据,以此来确定哪个团队发明了CRISPR–Cas9基因编辑技术,大部分的行动都将通过电话或书面文件的形式来传递实现,同时可能会存在一些口头辩论,而且还会包含学术发明者的相关证词。来自北卡罗来纳周立大学的法学学者John Conley说道,通常专利干涉具有较高的科技含量,对于我们来说很难引用更为复杂的法律,而USPTO法官小组将主要确定哪个团队是首个利用CRISPR–Cas9进行基因编辑的团队,同时还应当确定哪个团队先提出的这个发明思路。整个过程可能非常混乱,在先发明主义 (first-to-invent)专利的时代,许多公司会保留发明者的原始笔记,而且当公司的某个人有某种创新性想法时,他就会记录到笔记本上,并且在未来的专利纷争中拿出来作为一定的证据,而目前很少有学术研究的实验室达到这样的高度。

在今天的裁决中,法官们认为在张锋(Feng Zhang)之前没有研究人员能够绝对地确认,CRISPR能用于有核细胞(比如人类细胞),而张锋(Feng Zhang)研究团队的发明,并非简单的扩展。因此,他们判定张锋(Feng Zhang)得以保留其专利。然而在听取裁决后,加大伯克利分校发表声明,她们表示尊重裁决,但同时也坚持认为是Dougna与Charpentier首先发明了CRISPR系统。

在专利大战的背后是巨大的商业利益,此次裁决后,Editas Medicine股价暴涨超过30%以上。迄今为止,美国专利局已经授予50项与CRISPR有关的专利,其中Broad研究所和MIT拥有15项。Broad研究所方面称,全世界的科研人员可以用他们的技术进行学术研究,但是厂商必须付费使用。值得一提的是,专利判决并不会影响CRISPR-Cas9技术在科研领域的应用,未来我们将会继续期待CRISPR-Cas9为人类健康做出的更多贡献。

(信息来源:生物谷)